加入收藏         站内地图

传奇赌棍职业打假球 后成职业大律师 官司没赢党枪下天龙八部手游

点击数:   录入时间:2019-02-12 【打印此页】 【关闭

  麦迪逊花园球馆,美国篮球史上最富盛名的场馆,也许可以去掉篮球二字。在这片场地上,诞生过无数传奇,包括英雄和骗子。

  1953年美苏两国俱历经巨变,1月下旬,艾森豪威尔通过竞选成为新一任美国总统,一个半月后,斯大林逝世,又过了7个月,赫鲁晓夫当选苏联会第一,冷战开始进入第二阶段。

  两个月后,11月15日的一个夜晚,麦迪逊花园球馆正在进行一场NBA常规赛,这场比赛交手双方是韦恩堡活塞和凯尔特人。

  联盟草创初期,比赛在中立球馆打是常有的事情。这场比赛之前,活塞的战绩是13胜9负,而拥有比尔-沙曼和鲍勃-库西的绿凯不过10胜12负。当下的NBA仍然是明尼阿波利斯湖人的天下,乔治-麦肯着联盟,距离绿凯得到比尔-拉塞尔新的王朝还需要等上3年。

  双方在首节战成19平,但第二节活塞突然发飙打出21-10,最终上半场就领先了绿凯11分。

  莫利纳斯出生于纽约一个犹太中产家庭,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,同时也是一名天才球员,曾经在1949年率领史岱文森高中夺得纽约冠军,也因此获得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学金。加入哥大后,从二年开始他就成为了球队稳定的首发,并在大四的时候成为球队队长,而且创下了球队当时的得分和篮板记录。

  首轮第三顺位被活塞选中后,莫利纳斯在职业赛场上同样展现出了足够的天赋和潜力,身高1米98的他司职前锋,单手推射和近框小勾手是他的杀手锏,在得分方面场均11.6分,考虑到当时联盟不过9支球队,平均每队的场均得分不过79.5分,他的得分已经足以排到联盟第18名,事实上,如果莫利纳斯愿意,他还可以让自己的数据变得更漂亮一些。但仅仅如此,就已经足够让莫利纳斯被选入1954年的NBA第4届全明星赛,这场比赛同样将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球馆举办。

  现在距离全明星赛还有一段时间,麦迪逊广场花园球馆即将进行的是活塞和绿凯下半场的比赛。中场休息时,活塞室闯入了一个不速之客,在被保安架出去之前,他对莫利纳斯说:“老乔托我给你带句话。”然后留下了一张纸条。

  莫利纳斯看了眼纸条,没有说话。但在下半场开始后,球场之上风云突变,莫利纳斯登场一个失误接着一个失误,整个下半场他只得到了2分,糟糕的表现让主教练保罗-比尔克不得不将其按在板凳上。

  赛后,莫利纳斯解释说自己前一天睡得太晚,下半场已经消耗殆尽。然而,更合理的解释并不在球场之上。

  活塞绿凯比赛开始前,尽管活塞此前战绩更好,但彩金分布让博彩公司给出的盘口涨到绿凯让3.5分,而此后仍有大量的彩金买入绿凯,盘口一涨到绿凯让6分,这样的涨幅甚至让博彩公司最终封盘不再接受买入。

  这场比赛过后,纽约的博彩公司不再推出任何与活塞有关的比赛,两周以后,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艾克-格力斯撰文道:“想知道活塞的比赛有什么内幕?博彩公司都不愿意为他们开盘。”

  类似的比赛和专栏作家们的春秋笔法,引起了时任NBA总裁莫里斯-波杜夫和活塞老板弗雷德-佐尔纳的注意,他们对球队展开了秘密调查,活塞室的电话被安装了。这次调查表明,球队中至少有6名球员参与了打假球,其中就包括莫利纳斯。

  这次调查结果非同小可,因为1951年美国大学篮球界刚刚爆出假球丑闻,对整个大学篮球冲击甚广,与此同时,NBA球员平均每年收入在7000-8000美元,1953-54赛季麦肯的1万3千美元便已经是最高收入,这种较为一般的收入水平,往往也会引发人们对职业篮球是否参与假球的猜测。

  在50年代早期,创立不久的NBA就将反赌博法写进了球员的合同,在此基础上,联盟总裁还拥有不可置疑的最终裁定权,一旦被他认定球员有赌球迹象,将是无可驳回的决定。

  波杜夫,不光是NBA第一任总裁那么简单,他就是NBA创始人之一。1946年他是BAA联盟的总裁,然后在1949年促成BAA与1937年成立的NBL合并,这才有了后来的NBA。这个矮胖子一直担任NBA总裁到1963年,那时候他已经是73岁的老人,如今的MVP杯正是以他的名字命名。

  事实上,早在1951年时,波杜夫就曾以“不称职”的名义了老裁判索尔-拉维,线年时拉维曾经接受过赌球黑金。同年秋天,他对印第安纳波蒂斯奥林匹亚人队的核心球员艾利克斯-格罗扎和拉尔夫-彼尔德终身禁赛,原因是这两位在肯塔基大学打球时曾经卷入了1948-49赛季大学篮球假球事件,这项禁赛令直接导致奥林匹亚人队在第二年就解散了。

  现在,韦恩堡活塞的赌球信息让波杜夫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。一旦陷入假球风波,那么整个联赛的信誉将受到极大冲击,对于门票、广告收入都会产生性的影响,这一点波杜夫心知肚明。更何况在当时NBA还只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,刚刚成立不久的联盟在影响力上和MLB、NFL、NHL三大联赛不可同日而语,再加上当时联盟正处在经济危机之中,从1949年到1953年,球队数量从17支跌至9支,其中还有两到三支球队正处在破产边缘。大部分球队,也许除了纽约和,都无法在主场盈利,因此联盟才让比赛更多在第三方中立球馆进行,就是冲着更好的门票收入去的。

  即便如此,1953-54赛季整体上只有两只球队盈利,纽约尼克斯和锡拉丘兹国民队,后者盈利额为可怜的940美元。作用联盟第二大上座率的,亏损5万3000美元,活塞亏损5万9000美元。

  如果此时爆出假球丑闻,这就不光是污点问题,更是上升到问题了。现在活塞的门票大概是1到2美元一张,如果知道这只球队在打假球,那么球迷可能连这1美元都不愿意花。

  两个选择都有各自的风险,可能会让NBA的信誉彻底崩盘,而隐瞒则可能导致球场舞弊愈演愈烈,从而导致更高的潜在风险。但无论如何,波杜夫和佐尔纳都知道自己必须尽快做出决定。于是1954年1月8日,活塞结束了一个短暂的客场之旅返回韦恩堡后,佐尔纳让莫利纳斯去自己家里聊聊,波杜夫也乘飞机从纽约赶来。

  午夜时分,韦恩堡局出面了莫利纳斯。参与的不光是当地局,可能还有FBI。

  没有人知道在赶到之前,波杜夫、佐尔纳和莫利纳斯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。最终莫利纳斯向警方承认自己曾经对活塞比赛下注,但全部是赌的自己球队获胜,从未放水让球队输球。波杜夫则立即对莫利纳斯采取永久禁赛,但对外的理由是莫利纳斯对自家球队赢球下注,只字不提莫利纳斯打假球,而且整个宣言中,也没有提到莫利纳斯那些同样不干净的队友。

  “我不认为这会对职业篮球有什么影响,一切只是莫利纳斯个人行为。”面对的质疑,波杜夫轻描淡写。

  在眼中,一名大有前途的年轻全明星球员,仅仅是因为买自家球队赢球,就在全明星比赛前夜被,这足以说明NBA对赌博的态度有多么的严肃,很显然,如此严格的联盟显然不会有假球滋生的余地。

  在博得的同时,对莫利纳斯的极端处理,也了联盟其他可能参与赌球的球员——不要押上自己的职业生涯来做这种事情。

  《明日之子3》也將於近日開啟選手招募,第三季將向女性音樂人敞開懷抱,三大圈層全新碰撞繼續起。天龙八部私服天龙八部最新开服